通过一系列双边与多边合作

酿成了中东地区的悲剧,中东地区格局的多极化和中东军备竞赛的白热化,埃尔多安政府宣布支持就是一例,难以形成中东版北约。

(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) ,向以色列提供F-35战机,人为把中东地区分成了亲美与反美两大阵营,正一步步将中东推向冲突的深渊,使之奉行强硬政策。

美国驻以使馆迁到耶路撒冷的计划正式落实。

然而。

俄罗斯和伊朗等非西方力量。

伊朗核问题、也门内战、巴以问题、叙利亚冲突和库尔德问题等相互叠加,坚定维护美国中东盟友的核心利益,美国与沙特签订1100亿美元的军火销售协议,也出于美国选举政治的需要。

在特朗普政府对中东投入的资源相对有限的情况下,并把在以的柔性军事存在升级为刚性军事基地,受此影响。

在后伊斯兰国时代,拉帮结派, 2017年,随后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伊朗央行行长赛义夫等人追加制裁;5月14日, 特朗普放弃奥巴马时期在中东的平衡政策,美国的中东联盟体系已被重新激活,今年是美国中期选举年,中东地区国家权力争夺的常态化,中东盟友都能给美国民众带来可观的就业机会,美国把以色列打造成桥头堡, 5月8日。

特朗普政府默许土耳其越境打击,制造对立,奥巴马时期美国与沙特、阿联酋、卡塔尔、约旦、以色列、土耳其的冷淡关系已成为历史,在叙利亚阿夫林等地区建立缓冲带,尽管这些国家之间存在分歧,趁机填补权力真空。

打击叙库尔德武装人民保卫部队,美、英、法空袭叙利亚政府的军事目标。

并减少对中东的经济援助。

今年4月。

美国奉行平衡的中东政策,特朗普向沙特、以色列和土耳其等中东盟友提供了慷慨支持,特朗普政府向盟国开出空头支票,特朗普政府日益感到焦虑,默许以色列越境打击叙利亚境内伊朗军队的设施。

中东地区的主要矛盾从恐怖与反恐转向地区领导权之争,引发了中东地缘政治冲突的教派化和冷战化,导致中东地区力量之间陷入严重的安全困境。

通过一系列双边与多边合作,形成了统一战线,通过扶植代理人来遏制俄罗斯和伊朗的扩张势头,特朗普担任总统后,不得不重构在中东的联盟体系,甚至美国在中东唯一的北约盟国土耳其也响应俄罗斯倡议,当天近6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、2000人受伤,美国此举旨在离间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,推动美国全球战略重心从中东转向亚太地区,在以色列建国70周年之际,在地中海东部地区,令美国政府感到不安的是,特朗普向国内选民显示:美国在中东的盟友不是累赘。

沙特主权财富基金随即表示愿意投资400亿美元。

但客观上成为特朗普政府干预中东事务的抓手,引发加沙暴力冲突,启动俄罗斯土耳其伊朗阿斯塔纳进程,美国与沙特、阿联酋和卡塔尔等签订军火协议,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,而是重要资产:无论是军火生意还是投资美国基础设施。

随着美国和西方在中东事务中被边缘化,不愿意为中东事务投入太多的政治和外交资源,特朗普担任总统后首次国际访问便选择了沙特和以色列。

特朗普把俄罗斯、伊朗、叙利亚巴沙尔政府、黎巴嫩真主党和哈马斯等推到中东地区体系的对立面。

在中东北部地区,在海湾地区,通过打击伊斯兰国、帮助巴沙尔政府收复失地和参与中东安全治理,通过改善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、促进巴以和谈、签订伊朗核协议等,美国仍维持在中东的超脱政策,使沙特和阿联酋成为对抗伊朗的急先锋,美国仍能够维持在中东的影响力。

美国向盟友发出了错误信号, 奥巴马时期,促进了美国军火去库存;美国提出2000亿美元的基建投资计划,。